版權開放洽詢

原書名:《古市同學,請重讀「社會學」!!》

作者:古市憲寿

出版社:光文社

首刷日期:2016年10月20日

頁數:315

尺寸:103 x182 mm

ISBN:978-4334039479

內容簡介

「社會學,學什麼?」是作者開篇發出的第一個疑問,同時也是貫串全書,與十二位日本知名社會學家對談的主軸。作者古市憲壽現年32歲,東京大學博士生,專攻社會學。近幾年開始,他經常以社會學家的身份出席時事談話節目(如「Wide na Show」富士電視台),由於語鋒犀利、論點尖銳,不時惹得來賓與觀眾嘩然,連指導教授都出面向大眾致歉。但另一方面,他也意外地成為話題涵蓋率(錄影集數)極高的一位固定特別來賓。

儘管古市堅持自己的定位是「社會學家」,但是他漫無收斂的言論是否合乎社會學專業的表現?社會學對於任何議題都能碰觸,反而予人難以界定、語焉不詳的印象。為了彌補這門學科宛如天生啞巴吃黃蓮的缺陷,古市決定重新向社會學教授專家請益最基本的問題:什麼是社會學?什麼樣的人適合讀社會學?如何才能成為優秀的社會學家?

其中,宮台真司、大澤真幸兩位是帶動九〇年代日本社會學風潮的代表人物。在很長一段時間裡,當一個日本人說他對社會學感興趣,通常指的是他正在閱讀宮台真司的著作。大澤真幸以對奧姆真理教地下鐵毒氣事件、恐怖主義的分析最為人所知,他將電影、漫畫、小說等文化素材作為田野,從中提煉出自己的社會學式觀察。由此可知,做為被研究對象的「社會」本身具有的變動、開放與曖昧性,正是社會學者必須考掘、同時也是社會學最迷人的所在。

以性別論述聞名的上野千鶴子就以極精準的比喻道出:「社會學家其實是個『巫』(靈媒)。」他的職責是面對無法解釋的社會現象,向大眾提出一套解釋的邏輯。然而,巫師傳遞的話語並沒有「正不正確」可言,只有「熟不熟練」的區別。所謂的熟練指的是「可理解性」(intelligibility)、「可信性」(plausibility),只有「解釋得很好」跟「解釋得有點怪怪的」的區別而已。這點出了社會學之做為實證科學,必須仰賴經驗歸納,卻難以證明是否為真。

最早開創「社會學」的學者是19世紀末期的法國哲學家奧古斯特・孔德(Isidore Marie Auguste François Xavier Comte)。作為一門嶄新的學科,社會學在短時間內已是名家輩出。馬克思、韋伯、李維史陀、維根斯坦、紀登斯、傅柯……,該如何面對令人眼花撩亂、甚至難以讀懂的論述?日本宗教社會學者橋爪大三郎告訴古市:「與其把社會學當做一門『學問』,不如理解為是學習觀看的『方法』。」

事實上,任何一個社會學家都無法完全掌握社會的全貌,每個人勢必都帶著先天的文化背景與主觀活在社會裡。不過,一位優秀的社會學家多半具有高度敏銳的性格,這使得他能察覺出現象中的端倪,從而開啟尋思之路。而有意跨進社會學門檻的學生,最好的養成辦法是精讀名家天才們的經典理論,觀察他們如何意識問題,培養自己的敏感度;並將他們的經典理論植入腦中,用於輔助或修正自己的假說。

閱讀本書之後,也許讀者會發現自己已經站在「社會」的入口而躍躍欲試。但要如何走入、怎麼摸索?不如從找個敵人開始吧!就如上野老師告訴古市同學的:「剛開始一定要有想『戰』的敵人,如果抱著中立的觀點,那就什麼問題意識也沒有了。當我跟學生解釋什麼叫做『假說』時,我總是說,你們腦中先入為主的偏見,就是假說。為了要把你的敵人打倒,你必須正確理解它;知己知彼,然後才能百戰百勝。」(撰稿 張雅茹)

目錄

前言
I 小熊英二 談「日本社會學」
II 佐藤俊樹 談「社會學的思考方法」
III 上野千鶴子 談「如何運用社會學」
IV 仁平典宏 談「社會學的規範」
V 宮台真司 談「社會學的衰退」
VI 大澤真幸 談「社會學的挑戰」
VII 山田昌弘 談「家族社會學下的日本」
VIII 鈴木謙介 談「公共社會學的功能」
IX 橋爪大三郎 談「何謂社會學」
X 吉川徹 談「何謂計量社會學」
XI 本田由紀 談「何謂教育社會學」
XII 開沼博 談「社會學的將來」

書訊發布日期

20171129

.
.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