版權開放洽詢

原書名:『珈琲が呼ぶ』

作者:片岡義男

出版社:光文社

首刷日期:2018年01月17日

頁數:352

尺寸:18.8 x 12.8 x 2.3 cm

ISBN:978-4334979768

內容簡介

有咖啡的地方就有故事、就會發展人與人之間的關係。正如作者片岡義男所說,在《咖啡在呼喚》中,他想寫的「並非咖啡本身…而是試著把咖啡之外的種種寫出來。」因此這四十五篇隨筆寫的不但是咖啡文化,更是他身為雜學家對生活、人生、文化、藝術的所想所思。

例如在「說『喝咖啡好嗎?』的人」篇中,說到在咖啡店中點飲料的情境。身為移民第三代、少年時期在夏威夷受美國教育,片岡以其獨特的視角分析日語情境中助詞對語義的影響力,例如只因助詞的差異,在語意上就是「好啊,喝咖啡!」與「喝咖啡就好了。」的微妙分別,在對話中給人截然不同的感受。

在另一篇「說到咖啡店的咖啡,重點在於椅子」這篇中,片岡巨細靡遺地描述了京都古色古香的咖啡店「靜香」中造型特殊的圓腳椅,從椅背、扶手、坐墊、椅腳,乃至於如何修繕。在顧客沒察覺到的地方用心,以維持店中永遠一致的氛圍。顧客如他,會默默期待喜歡的店永遠維持同一個樣子,但是就像人一樣,時間久了以後,怎麼可能沒有任何微妙的變化呢?顧客也一樣,不能一直維持相同的樣子。但正因如此,才會期待有一家始終不變的店,永遠張開雙手接納自己。

書中各篇常常以片岡喜歡的電影與樂手為出發點寫起,例如貓王、森茉莉、披頭四、昆汀•塔倫提諾「黑色追緝令」中咖啡的場景、Bob Dylan的「One More Cup of Coffee」、高田渡的「咖啡藍調」。如在「不可救藥的老故事」這篇中提到,當「緊急追捕令」中克林・伊斯威特扮演的「骯髒哈利」現身咖啡店時,沉著臉說「我在這裡買黑咖啡這麼多年,今天卻幫我加糖,所以我來客訴」,接著便與搶匪展開大戰。

據說美空雲雀在十三、四歲時,常常跟媽媽一起光顧京都的「斯馬特」咖啡店。店主說當時還是小孩的美空雲雀,吃鬆餅時的樣貌有種特別沈靜的感覺。據此,作者杜撰了一個小故事:一九五零年,作者大約十歲時,也跟媽媽一起去吃過鬆餅。有一次在咖啡店外的小路上,遇見一個穿白洋裝和紅鞋的女孩,年紀約大他三、四歲,女孩對他說「我去年夏天也看過你哦。」、「那天就跟今天一樣熱!」。後來他回去跟媽媽說,發現那個女孩就是美空雲雀。

作者信手捻來,將各種素材組合加以獨到的觀察,推薦給喜歡泡咖啡店、喜歡喝咖啡的讀者。(撰稿 陳慧真)

.

目錄

一杯咖啡變成一百円為止
說「喝咖啡好嗎?」的人
Titanium Double Wall 220mg
說到咖啡店的咖啡,重點在於椅子
一九六七年十二月的四個簽名
去年夏天常常看到呢
米隆佳和Ladrio這兩家咖啡店,只要走幾步就能續攤
有什麼冰的嗎
從白色古柯鹼到黑色咖啡因的每一天
本來是一個好點子啊
說到女服務生
只是默默地低著頭
小鳥歌唱春天來臨
Bob Dylan的第二杯咖啡
馬克杯對馬克杯
真的只要一杯咖啡
三杯黑咖啡後,她的創傷復原了
知識判斷的正確度與絕對安心感
艾爾庫帕做了一杯黑咖啡
委內瑞拉歌曲——Moliendo Cafe
「Coffee Blues」與⋯該怎麼說呢,「咖啡藍調」?
在五個小時內喝了四十杯咖啡的我
Suzanne有一段時間是這家店的常客
凌晨三點的咖啡是暢快的幸福
所以,心愛的DiMarzio啊
大多數時候常加的煙草
昨天的咖啡與私家偵探
泰德有沒有喝咖啡呢
不可救藥的老故事
然後也別忘了蜂蜜蛋糕哦
有咖啡和煙的地方,一定也有人
Coffy(1973年犯罪電影)和咖啡兩者一起
從電影看東京與電車的關係
約翰•屈伏塔的的洗手間、傑克森的以西結
終於能喝到一杯咖啡
七十年前在東京,星期天傍晚的咖啡
店主說:「攪拌得很均勻」
「咖啡袋」這個名詞是英文的表達法
即溶咖啡與名詞變更
辰巳嘉裕、廣瀨正、三島由紀夫
他說:「加了糖以後會變好喝哦。」
有時候也會坐森先生的位子
鋼筆墨紙
對於因為午後的咖啡寫出的小說之反省
後記

書訊發布日期

20181114

.
.
.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