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版權已售出

原書名:『憲法九条の思想水脈』

作者:山室信一

出版社:朝日新聞社

首刷日期:2007年06月25日

頁數:304

尺寸:18.6 x 12.6 cm

ISBN:9784022599230

內容簡介

對於日本憲法第九條持修憲論調者,經常如此主張:「和平條款,是戰後西方強加的產物,必須修改。」作者在本書中並不直接論斷九條的對錯,而是回溯九條的思想源流,間接而有力的回應了前述論調。

首先是對憲法九條的內涵進行釐清,日本憲法第九條第一項規定放棄以武力手段解決國際紛爭,第二項規定放棄為達成前項目的所需的軍力以及交戰權。就此,衍生出了是否禁止自衛戰爭的爭議,直到今日。九條背後的和平主義,其內涵為放棄戰爭,改以國際協商機制解決紛爭,並強調以國民主權抑止政府發動戰爭,以及強調戰爭對人民和平生存權的侵害。而貫穿以上主張者,即為非戰思想。

西方對於戰爭的觀點,起先由教會判斷正義與不義之戰,到主權國家間平等,普遍肯定交戰權。此後先是透過結盟對峙,相互威脅而止戰,但反而造成了世界大戰,進而嘗試由國際組織進行約制與仲裁。然而西方的非戰思想家如盧梭與康德,早於18世紀即提出了貫徹國民主權,進行國際組織統合,以國際法與普遍人權代替戰爭的和平方案。

日本明治初期的非戰思想,主要來自於儒學,例如橫井小楠日本主張應以仁義立足於世。而後受到西方影響,出現了植木枝盛所提倡的萬國共議政府,以及中江兆民主張全面廢棄軍備,否定自衛戰爭等論調。此後日本歷經中日甲午戰爭、日俄戰爭、一次世界大戰三次戰勝,但每一次凱歌,都伴隨著非戰的聲浪。甲午戰爭時,幸德秋水批判戰爭背後是資本主義的過剩生產。內村鑑三則是於目睹甲午戰爭慘況後,轉而警告日本人以戰不可能止戰。於日俄戰爭後,主張非戰的論者、組織皆被取締,被迫走向地下。

20世紀是戰爭和摸索和平的世紀,從1899年的海牙和平會議、國際聯盟到1928年的非戰公約,背後都有著跨國和平運動努力的足跡。日本民間組織如日本國際聯盟協會、日本婦人平和協會等,也呼應著國際的和平運動。然而,日本在擴張解釋「自衛戰爭」之下侵入中國,不僅架空了國際聯盟的機能,也鼓舞了主戰輿論,在鎮壓之下非戰論被迫禁聲,步入第二次世界大戰。

在戰後協商當中,和平憲法不只是麥克阿瑟的提案,而是由當時的首相幣原喜重郎率先提出。雖然嗣後因冷戰情勢,美國方才轉為令日本組織自衛隊,但此一轉折,反而證明了九條的初始構想,就是全面性的廢除軍隊與放棄戰爭。而和平憲法也並非西方草率強加的產物,而是一股貫穿古今東西的水脈,終在戰後噴發而出。戰後日本大眾對非戰思想的陌生,只是反映了戰前言論管制的嚴苛罷了。

目前台灣對於日本的憲法與安保論爭,大多還停留在「親美反中/親中反美」的二元思考,直觀相信「日本建軍=台灣安全」。透過本書,不僅能了解日本支持憲法九條的背後思路,更重要的是,引介了東亞脈絡下的和平運動與思想,提供了省思台灣處境與出路的重要資源。就如山室所言,以戰爭相脅的軍事競賽,從未保障過和平與安全,唯一保障的只是開戰時的生靈塗炭,戰爭保護的從來是國家利益,而非人民的生存。處在夾縫中的台灣,實在不應低估自身於強權武裝衝突被犧牲的風險。非戰主義看似「非現實」,其實正是許多民間的運動者與思想家,不願屈從於20世紀以來,血淋淋的戰爭「現實」,而試圖找出其他出路的智慧結晶。在國際政治上被排除,卻擁有活躍公民社會的台灣,除了欣羨官方舞台上的大艦巨砲外,似乎更應該盡心傾聽數百年來歷經打壓卻從未斷絕,來自民間希求和平的淙淙水聲。(撰稿 許仁碩)

.

目錄

第1章 憲法9條的構成與和平主義憲法的基調
第2章 探索憲法9条的源流―國家與戰爭,以及法律與和平
第3章 幕末・明治前期時憲法9條的思想水源
第4章 中日、日俄戰爭與反戰論的發展
第5章 朝向國際和平的摸索―反戦制度化
第6章 追求廢止戰爭―憲法9條階段的反戰思想
第7章 憲法9條的出現―湧出反戰思想的水脈

書訊發布日期

20160601

.
.
.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