版權開放洽詢

原書名:『日本人の勝算:人口減少x高齢化x資本主義』

作者:大衛‧艾金森

出版社:東洋經濟新報社

首刷日期:2019年01月24日

頁數:323

尺寸:18.6 x 13 x 2 cm

ISBN:978-4492396469

內容簡介

在大變革的時代,依循原有道路將無法維持過去的輝煌,甚至還可能往死裡去。青貧世代、流沙中年、下流老人……,這些都是日本正在面臨的窘境,也是台灣未來即將步入的局面。本書作者大衛‧艾金森為傳奇的高盛前合夥人,善於分析數字的他,從近期118個經濟學者的論文中,找出能夠解決日本經濟困難的全新思維。看看今日日本,想想明日台灣,本書為日本提出的建言,都可成為台灣未來的參考。

在探討日本的未來之前,先來理解什麼是「典範轉移」。

典範轉移為美國科學史及科學哲學家湯瑪斯‧孔恩所提出,用以解釋科學演進的重要概念。所謂的「典範」,指的是在某個時代的某個群體之中某種既有的思考框架。從舊的科技發明之中,我們不會看到新的思維,唯有轉換到全新的思考邏輯,也就是典範轉移,才能產生變革。

如果冷靜分析日本的人口動態統計數據,我們會看到其中出現了兩種典範轉移,第一是人口增加轉為人口減少,第二是年齡結構正在老化中,而且變化的速度與規模都相當驚人。

面對「人口減少」與「高齡化」,如果不妥善處置,日本在不遠的將來有可能會被擠到先進國家的後段班,甚至被印度、印尼、泰國、馬來西亞、越南等新崛起的國家超車。

在存亡危急的關口,日本的下一步該怎麼走?

日本政府計畫從2019年10月起調漲消費稅,將現行稅率由8%調漲至10%。艾金森批評這正是囿於既有觀念的低層次經濟政策。(詳細論證請見本書序文)他認為,需要引進新的觀點,才能跳脫既有觀念。為此他研讀研究日本經濟的118個外國學者的最新論文,並將這些論文的分析結果與日本現狀比對,證實人口減少/人口高齡化的確影響重大。

而在此歷史的轉捩點該如何維持、拉抬日本經濟?日本的下一步該怎麼走?作者也從各種分析結果中看到「日本人的勝算」──戰勝人口減少/人口高齡化問題所帶來的典範轉移、讓日本再度確立一流先進國家的地位。

至今為止,全球經濟成長靠的是「產生大量、質優、便宜的產品」、「讓好的產品變得更便宜」,這一切都需要「人口增加」才能成立。隨著人口減少,這樣的經濟至上主義需要修正,日本應該走向「高附加價值、高所得經濟」轉型之路。本書也投入海外市場、調高基本工資、擴大企業規模、提高生產力、強制規定人才的育成訓練,這些都是因應人口減少/高齡化趨勢的對策。

回顧台灣,也和日本一樣,有人口減少、國民年齡老化的問題,也有同樣偏好中小企業的經濟體質,基本工資是否調漲也是一項重大議題。日本人的未來是否有勝算?台灣人的未來是否有勝算?本書值得一看。(撰稿 劉冠宏)

目錄

第1章 務必正視「人口減少」問題─不能讓「最後的機會」逃走
首要之務為預想「最糟的情況」並做出事先對策
最新研究指出:日本的「通貨緊縮風險」最高:需求因素
最新研究指出:日本的「通貨緊縮風險」最高:供給因素
量化寬鬆的成效與人口動態
貨幣主義的全球性效力正在薄弱化
在人口減少的情況下量化寬鬆發揮不出成效
人口減少與高齡化與總需求
空屋率與金融緩和的界線
持續調漲薪資為必要之務

第2章 重新定義資本主義-「高附加價值、高所得經濟」轉型之路
迄今世界的經濟成長很意外走的是人口增加模式
經濟至上主義需要修正
比起經濟規模,更應重視經濟的內涵
「經濟規模變小也沒關係」是妄想
「讓好的產品變得更便宜」須以人口增加為大前提
「Low road capitalism」與「High road capitalism」
轉向「Low road capitalism」後,暫時性的利益增加了
停止把美國當作榜樣
日本轉向「High road capitalism」是做得到的
捨棄迂腐的原則吧!
給予經營者自由會讓日本淪為三流先進國

第3章 劍指海外市場-日本是「出口品」的寶庫
民間不擅長調整供給
剩餘的內需能出口多少就出口多少
沒有氣魄、窮人家子氣的反論
現有成功的出口戰略
出口與生產率之間關係匪淺
好的進口可以提高生產率
日本的進口比率極低
觀光業首先從亞洲客群開始
日本的觀光戰略就看接下來這一步了

第4章 擴大企業規模-「日本人的深厚實力」要靠大企業才能發揮
日本的小型企業過多
生產率與企業規模
企業規模擴大並非原因,而是結果
對於服務業來說,企業規模更是重要
出口與企業規模
女性活躍與企業規模
研究開發與企業規模
技術革新與企業規模
「偏好中小企業」的大國日本
人口減少的情況下,企業數的減少「無可奈何」
由於人口減少,規模較小的企業能雇用的人才變少了
企業整併能夠提高員工的薪資
企業整併促進政策

第5章 調高基本工資-「合理的評價」才能讓人動起來
從未被提及的提高生產率動機
最大的問題在於經營者
生產率與最低工資
調高最低工資的六個理由
英國導入最低工資的經驗
調高最低工資會讓失業者增加嗎?
英國的實際案例
調高最低工資的成效持續在全世界確認可行
韓國2018年最低工資的教訓
要提高生產率?轉嫁價格?還是減少獲利?
問題還是在「中小企業」身上
所得落差與最低工資
所小所得落差與經濟成長
女性活躍與最低工資
新古典派的假說為何被否定了
美國與最低工資

第6章 提高生產力-透過「衝擊性的調漲工資」讓日本改頭換面
提升生產效率的目標是為了要在人口減少、高齡化之中存活下來
生產效率衝擊的必要性
增加所得的政策與最低工資
人才與最低工資
調高最低工資的好處
問題是如何調高最低工資?
最低工資應該視為「經濟政策」
為何日本的最低工資如此之低
「平時的償付能力」這樣的思維應該改過來
日本人的「不求改變之心」異常堅定
日本人的「欲求不滿」問題
出口與最低工資
心想「加油吧!」就能改變,才沒那麼簡單
壓榨勞工的資本主義走向終局
從大麥克指數窺見日式經營的不正常
所得水準低下不是一種「美德」
光靠潛在能力不能當飯吃
一個國家整體上不可或缺的「美德」
最低工資與移民政策
技術革新無法挽救日本

第7章 強制規定人才的育成訓練-透過制度增加「成人學習」
日本生產效率的問題在哪?
解雇去管制化是必要之務嗎?
原本日本的雇用規定就很嚴謹
「解雇去管制化無法提升生產效率」是全球常識
日本的經營者是否沒有分析能力?是否很邪惡?不盡然如此
只有最低工資是不夠的,參考丹麥模式
支援人力資本形成的政策
若要調高最低工資,人力訓練不可或缺
人力訓練是否該任意為之,或強制執行?
不強制執行將有問題
人力訓練與高齡化社會
日本是世上最需要職業教育與培訓的國家
經營者的教育不可或缺
日本也需要成人再教育改革

書訊發布日期

20190829

.
.
.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