內容簡介

作者:鄧靜葳

 

在進入正題之前……

歐美國家出版事業的發展蓬勃成熟,「經紀制度」早已是出版體系下司空見慣的一部。在這個制度下的共識是,作家的專長與專業在於創作,作品產出後的宣傳、包裝與行銷等,則透過專業的經紀人或經紀公司,為其作品量身打造出合適的市場定位,同時尋找與推薦能將該定位效益最大化的出版社,好讓這部作品可以最佳狀態接觸到目標讀者群。

相對來說,這樣的經紀制度在台灣、日本與韓國等地顯得「先進」許多。雖然這幾年來已有不少華人作家開始對此有所意識,又或者是因為版權經紀公司的主動接觸,而開始將自己手上作品的相關權利交由這些公司代為處理,但大部分作家多半還是依照習慣或念在人情,而委託出版社代為協助。也因此,當我們收到出版社「這本書的繁體中文版權是否還在?」的詢問時,通常會先試著跟原出版社取得聯繫,看看能否獲得與權利相關的訊息。

若是丟出問題的出版社手上沒有實體書,同時也沒有太多相關資料時,我們往往得先想辦法翻閱到這本書的版權頁,好查看權利人是誰、確認該跟誰聯絡(或至少找出原出版社是哪家公司),接著一步步向前推進。最理想的情況是,在直接跟原出版社聯絡後沒多久,就收到對方的善意回應與好消息。不但親切告知這本書的權利狀況單純且開放,還主動提供書稿。接著,出版社迅速、專業地進行各項評估與提報條件,權利人乾脆地同意授權,雙方順利進入合作關係……。

然而,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總是要有點曲折挑戰才顯得豐富動人。在面對從未合作過的出版社時,除了做足事前準備功夫以向對方展現誠意外,還得要耐心等待。對於日本出版社的回應時間與態度,我個人的理解是:日版書獨家代理的情況並不多,出版社不是委託當地的版代處理,就是跟台灣多家版代都有直往的合作關係。若是後者的情況,日本出版社負責版權業務的人員通常不多,手上的工作往往多得不勝枚舉,面對從來沒有合作過的版權代理公司,自然需要時間去審慎評估。此外,相較於歐美國家的坦率直接,嚴謹保守的日本出版社處事更為小心翼翼,絕不會讓自己顯得失禮或過於熱情(所以有時寧可先不作任何回應),再加上給予回覆前與權利人的聯繫確認通常也耗時費力,導致我們在初次接觸時,總是需要帶著更多的耐心。

 

「耐心是苦澀的樹,但它會長出甜美的果實。」-查爾斯–史溫道爾(Charles Swindoll

換個角度來看,正因為日本出版社授權獨家代理的情況不多,所以各家版代都有機會可以爭取合作。這時,版代所提供的服務與市場區隔性就佔據了其中很重要的地位。相較於其他經營日版書版權業務已有十幾二十多年的前輩們來說,內容力不過是個初出茅廬的小屁孩(老闆不要看),但相較於一般的版代經營方式,我們的確花費更多心思在提供多元與專業的服務上,期望將「內容經營」的觸角延伸地更深更廣。這倒不是要把這篇心得變成一封廣告,只是由於著眼點的不同,自然會開發與開展出一個不一樣的格局。相信有許多與我們往來的出版社前輩們,也是因為有所期待,而願意開啟與我們合作的大門(在此也謝謝各位的支持)。

在創立初期,內容力並沒有什麼實績可以輕易說服外國出版社透過我們授權作品。即便我們能向出版社提供多元服務(企劃與翻譯),但這些都不適用於版權代理的業務範圍。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土法煉鋼,不斷用文字和行動去證實我們的想法與理念。同時,也憑藉著團隊成員在人文歷史方面的堅強學術背景,在茫茫書海中推薦出好作品,希望讓客戶看見我們的與眾不同。還記得當時,寄出去給某家日本客戶的信件總是石沉大海,但我們還是持續地問候聯繫,最後終於從一年一見的「鵲橋相會」,到現在有了經常性的合作(我也感覺終於擺脫苦情織女的獨角戲)。

以上所說的這些難關(或說等待),多少會隨著時間與經驗的累積而變得越趨容易。但除了初次的接觸之外,還有其他許多會拉長前期等待時間的情況。比方說,原書作者已經過世,必須透過遺族(一人或多人)授權,或是原書由多人共同撰寫,這兩種情形都需要花時間去逐一聯繫,好確認每位權利人的授權意願。還有的情況是,某作者已將作品權利交由經紀公司處理,而經紀公司又指定了其他子公司或經紀人來負責,使得連絡上也是無法有效率的一次到位。又或者,原書中的圖照片權利另屬通訊社、攝影師和(或)其他(國外)出版社所有,若是出版社想要購買使用,就必須進一步分頭洽詢……。

每個向我們丟出來的問句,都像一道國家級考題,題目的細節裡藏著魔鬼,唯有把魔鬼搞定,我們都才有機會嚐到天使帶來的豐碩果實。

.
.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