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為被「曖昧的」日本所魅倒的西方人之一,本書作者因其獻身日本文化資產保存的志業,輾轉買下一幢300年歷史的合掌造茅屋,並以「適度現代干預」為原則,細心整修房屋。在他淵博知識的穿針引線下,日本與歐美、東南亞的建築彼此映照,展現出由細觀通往宏觀的文化比較意圖,可說是京都美學論述的新經典讀本。